即刻搜索引擎为什么失败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络赚钱
今天给大家说说即刻搜索引擎为什么失败了,下面给大家详细分析一下。

北京环球金融中心西塔16层的“即刻搜索网络股份公司”已经人去楼空,新的办公地点是南五环之外的大兴区。

“20亿”“邓亚萍”“外行领导内行”……这些曾经火热的词汇出现频率已经大幅降低,相比即刻搜索和盘古搜索上线时“敲锣打鼓”的火热氛围,2014年3月21日上线的“中国搜索”显然低调的多。

细心的用户会发现,点击原即刻搜索和盘古搜索的网址,都会直接跳转到中国搜索的页面。

关于即刻搜索合并前最终的财务状况,没有官方的说法。能够找到的说法有两种:一是坊间传言,即刻搜索成立三年投入20亿元,但营收还不到500万元。该说法被反驳,有人说没有花那么多,最多5亿元,也有人说营收没有那么少。第二种说法来自人民网招股说明书,其中显示2010年即刻搜索营业收入为零,净利润却达3000余万元。

再来看看与即刻搜索前后脚上线的盘古搜索。根据2014年6月27日新华网公开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,“网络搜索国家队”盘古搜索2013年净亏损5674.9万元。

谐音“极客”“饥渴”的即刻搜索,被网友们调侃为即刻消失。这艘背负着网络搜索国家队旗号的大船,究竟是如何沉没的呢?

两家搜索公司的合作

2010年9月,邓亚萍正式任职即刻搜索总经理。上任之后,邓亚萍专门拜访了李开复,之后是张朝阳、周鸿祎和马化腾。世界冠军看问题很全面,不仅找了这些“有所成”的搜索巨头,同时也专门拜会了在搜索市场曾经惨败的马云。这其中最最重要的会面,莫过于拜会曾经担任谷歌中国研究院副院长、后成立云壤的刘骏。

做搜索离不开技术,为了改变之前只是依靠人民网做技术支持的状况,邓亚萍说服了刘骏“加入”即刻搜索,担任首席科学家。

但刘骏并不在即刻搜索任职,他名下的公司云壤是即刻的技术服务商,相较“加入”,更准确的说法是“合作”。

有人爆料刘骏与即刻的协议中写明云壤将获得上亿现金,以及即刻搜索15%的股票,并免费使用即刻搜索服务器。

正是这些服务器日后被议论纷纷。即刻搜索在上线后不久就已有1000台服务器的规模,后来可能增长了一倍或者两倍。其实相较百度的30万台服务器、谷歌的100万台,即刻搜索的服务器数量并不多,刘骏也曾公开回应“做一个即刻搜索这样的大型全网搜索引擎只买几百台服务器,那是为国家省钱”。

发表于弯曲评论网站、署名为“jikesoldier”的文章《我所了解的即刻搜索的研发状况》中指出即刻内部员工始终游离在核心技术外围、所有核心技术都被云壤掌握,文章作者自称是在即刻工作了三年的员工。

虽然这篇文章收到了“有失偏颇”的评价,但即刻搜索的技术“外脑”云壤却被直接暴露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云壤自己的搜索引擎产品是“云云网”,定位于社交信息的实时搜索。很多人不解:两个搜索引擎竟然会进行合作,这是什么情况?

卸任即刻搜索首席科学家之后,刘骏曾在接受采访时将云壤与即刻搜索的合作项目定位于“是使我们能活下来的项目”。云云网技术副总裁孙峥则形容双方的关系是“共同开发的状态”,“有一个共同的代码库,各自往里丢东西”。

孙峥承认,正常情况下,两个搜索引擎是很难在一起做一个搜索引擎的,但是当时云云网的产品还在设计阶段、用户还不知道在哪儿,即刻搜索的项目于云云而言是一个“比较好的练兵机会”。

2013年2月27日,人民网副总编辑张善菊“空降”出任即刻常务副总经理处理日常工作,总经理邓亚萍负责的业务则被缩小到仅负责“公共关系”。刘骏总体协调负责的前端开发组被解散,云壤公司和即刻搜索的合作基本宣告终结。而即刻副总经理王江率领下的技术团队,也并未给即刻带来多大的起色。

即刻搜索是履行国家职责

拥有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邓亚萍,担任即刻总经理被人指摘的最大过失在于“不懂搜索行业”。

有媒体报道,在2010年邓亚萍曾经这样解释即刻搜索与百度之间的关系:“我们(即刻搜索)本身代表的是国家,你(百度)不用打败我们,你应该多帮助我们,多给我们出主意。我们最重要的不是赚钱,而是履行国家职责。”

慕“国家”之名而来的员工与邓亚萍一样,坚信即刻会成为中国搜索引擎的翘楚。从如日中天的新浪微博跳槽即刻的员工接受采访时说:“只要国家想做的事情,没有什么做不了,即刻搜索超过百度是迟早的事。”

如邓亚萍所言,百度确实没有把即刻当做竞争对手,但理由却不是她希望的那样——在搜索市场,即刻实在是太“弱”了。

2013年1月,国内著名IT数据平台CNZZ发布的数据显示,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上,百度的使用率和占有率均超过70%,占去3/4份额。360、谷歌、搜搜等瓜分剩余份额。“即刻搜索”没能排进前10位,占有率低于万分之一,使用率几乎为零。

拿了十八次世界冠军的邓亚萍,曾经对记者说自己希望能时刻“保持着饥饿感”。她认为“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”,乔布斯是邓亚萍认可的英雄,“乔布斯希望自己能改变世界或人们的生活方式。他的心很大,所以他设计的产品就能风行全球。”

基于这样的理由,“后运动”时代里,邓亚萍没有选择在家中养老,而是投身搜索市场。

但在“国家职责”的履行过程中,市场并未给她预期中的反应。而对于即刻搜索的走向,她似乎也是摇摆不定,更多的是听从上级领导部门或者技术团队的意见——单是即刻搜索的标志,前后就换了三次。

即刻前高管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说:“在公司的会议中,邓总很少提及有关市场化的东西。”

搜索没有做起来,即刻后来转向做曝光台和食品安全,甚至做了一次抢票软件。未被12306屏蔽的抢票软件着实让即刻小“火”了一把,但也并没有成为长久之计。

或许正如那位透露“邓总”很少提及“市场化”问题的高管所说的:“对于公司,她完全没有一个职业经理人应该有的判断。”

“不专业”的户口留人

2013年8月1日,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正式宣布合并,新华网总裁周锡生将担任新公司首席执行官。

也正是在这个月,即刻员工收到了一份令人“惶惶不安”的调查表。“你愿意去大兴工作吗?”“你接受降薪吗?”“接受降薪的比例是多少?”…… “大家都在‘接受降薪比例’一栏里填了‘0’。”又一名离职员工对记者“爆料”说:“但当月工资发下来后,还是比原来少了10%。”

据说有一次百度一位工程师胃病去世的消息传到邓亚萍的耳朵里,她迅速给即刻员工加了每顿饭10元的餐补。虽然不多,但是不能亏待员工的心意却是可见一斑。

在关于即刻的报道中,“户口”也是一个出现频率非常高的词。有人站出来为邓亚萍说话,提到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整合合并期,邓亚萍还是为新员工保住了“应届生拿户口”的福利。尽管她明知有些“优等生们”等户口一办下来就会选择跳槽。

另外一篇转载量非常高的“爆料”帖《即刻内斗和邓亚萍被黑那些事》的作者也提到,自己“当初进即刻就是为了户口”。与盘古搜索合并的消息一出,有一大批员工离职,其中也包括多位技术骨干,而选择留下的“基本是等户口的应届生”。

有媒体报道引用根据知情人士消息称,即刻在两年内解决了近200个应届生的户口问题,其中技术人员更是全部给解决,而同为搜索公司的百度“一年也就40多个”。

一年近一百个的留京指标非常惊人。根据相关机构披露的消息,2012年非京生源毕业生留京指标名额总数一共9000个。按照网络流传的一份分配名单显示的内容,当年新华社的留京名额为77个,农业部为40个,国土资源部为15个。即刻搜索的留京名额已超过大部分部级事业单位。

即刻提供的“优惠”政策,也被指责为“非常‘不专业’地以户口留人”。

技术“外脑”引发的纷争、不清晰的市场定位以及随之而来的人才流失,这其中的任何一条都足以终结挑战现有搜索市场格局的即刻搜索。曾经以“未来,即刻开始”作为口号的即刻搜索,在一片喧嚣之后,独自沉没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